胡律师:13306647218

网易云怎么侵权?网易云音乐闯关IPO之际子公司违规受罚

时间:2021-07-14 17:48:47

6月2日,有媒体报道,杭州乐都科技有限公司因在其“网易云音乐”网站提供的《Holy War》在线音乐产品中涉嫌含有暴力内容,被罚款1.5万元。

此前,网易云音乐已于5月26日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一周后,其子公司因违规被罚,这让网易云不当的内容监管再次被推到舆论风口浪尖。

网易云音乐闯关IPO之际子公司违规受罚 版权难题掣肘发展暴露盈利模式短板

图片来源:网易云招股书

营收结构调整明显 布局“直播产业”放新招

据了解,杭州乐都科技有限公司第一大股东为网易云音乐现任CEO丁磊,持股比例高达99%。网易云招股书第154页提到,“在截至2018年、2019年和2020年12月31日的财政年度,杭州乐都贡献了集团总收入的绝大部分。”

网易云的收入结构可以分为两条业务线,即通过会员订阅销售在线音乐服务和虚拟商品销售社交娱乐服务来实现。从招股书披露的形式可以看出,其在线音乐服务业务方面虽付费用户数多,但人均花费少。与之截然相反的是,社交娱乐服务业务方面虽付费用户数少,但人均花费则较高。

网易云音乐闯关IPO之际子公司违规受罚 版权难题掣肘发展暴露盈利模式短板

图片来源:网易云招股书

网易云音乐闯关IPO之际子公司违规受罚 版权难题掣肘发展暴露盈利模式短板

图片来源:网易云招股书

从近三年的整体趋势来看,网易云音乐的收入结构已经逐渐从在线音乐服务向在线音乐和社交娱乐转变。而在线音乐服务收入占比日渐下降的结果,或许也和现如今公众付费意愿还不够高有关。

《投资者网》用户调查发现,很多用户不愿意付费。一位网易云用户对《投资者网》说:“有时候封面作品也很好听,你可能不想花钱听原唱。”一些在线音乐app的年轻用户认为“会员付费不是必要支出”,在收入不高的前提下不会开通会员。

艾媒网在《2019-2020年中国在线音乐付费市场发展概况与用户行为分析》中提到,“以音乐为核心的音乐支付生态正在形成,中国在线音乐支付市场发展前景良好。”

对此,行业评论员张书乐告诉《投资者网》:“网络音乐是会员付费的,这在内地市场不是一个可行的方向,至少目前是这样。因此,指望用户为音乐平台付费来实现收支平衡是不现实的。”

显然,在用户付费生态没有完全形成之前,网易云无法完全依靠在线音乐服务收入,只能暂时另觅出路。而网易云的布局之一,则是现如今正当红的“直播产业”。

根据公司招股书,“我们的社交娱乐服务的月付费用户数量和每个付费用户的月收入都大幅增长,因为直播服务自2018年下半年推出以来发展迅速。”用户可以直接从网易云音乐首页进入直播页面,粉丝可以在直播间开启守护者、贵族、送出虚拟礼物。

目前网易云音乐对应的价格是1元100注,6元600注。

网易云音乐闯关IPO之际子公司违规受罚 版权难题掣肘发展暴露盈利模式短板

网易云音乐闯关IPO之际子公司违规受罚 版权难题掣肘发展暴露盈利模式短板

图片来源:网易云

事实上,在直播赛道上,除了网易云,还有无数其他在线音乐平台和短视频平台纷纷进场,都希望在直播中获得一波红利。在这种情况下,网易云能否在直播竞争中保持较高的收入增长,还是个未知数。张书乐说:“社交娱乐是网易云音乐的布局点和突破点。这可能不是趋势,但可以是试错方向。”

丁磊曾经说过:“我相信网易云的实现模式永远不会拘泥于付费会员、数字专辑、直播等模式。网易将开创一种不同的商业模式。”在然而,至今为止,除了在线音乐服务及社交娱乐服务之外,网易云招股书中可圈可点的业务少之又少,例如:,广告服务、数字专辑和其他衍生服务都是公共概念中的传统收入方式。网易云何时能有新动作成为市场关注的问题之一。

内容服务成本高企 游走“灰色地带”惹争议

值得注意的是,网易云音乐的毛利依然为负,这是因为其运营成本较高。

运营成本高的主要组成部分是其内容服务成本。招股书显示,内容服务成本在2018年达到营收的171.7%,运营成本占营收的比例在2019年和2020年有所下降,但分别保持在123.1%和97.8%。

网易云音乐闯关IPO之际子公司违规受罚 版权难题掣肘发展暴露盈利模式短板

图片来源:网易云招股书

搜狗网招股书给出的解释是“预提费用及其他应付款由截至2018年12月31日的3.529亿元增加至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6.697亿元,并进一步增加至2020年。12月31日16.398亿元,主要是业务增长,内容服务成本增加。”

网易云音乐闯关IPO之际子公司违规受罚 版权难题掣肘发展暴露盈利模式短板

图片来源:网易云招股书

网易云的内容服务成本是多少?简单来说就是内容许可费和收入分成费。其中,内容许可费支付给音乐标签、独立音乐人和其他版权合作伙伴,而收入分成费则支付给现场表演者及其直播协会。

在网易云的流动负债中,近年来占比最高的依旧是预提内容服务成本。2020年网易云的预提内容服务成本飙升至约13亿元。

下载其他音乐软件的小石对《投资者网》说:“网易云现在很多歌曲都没有版权,比如Donye.S,即使打开网易云会员我也听不到,最终还得打开其他音乐软件会员。”

热爱古典音乐和日本歌曲的涂老师对《投资者网》说:“网易云音乐版权太少,我喜欢的一些日本歌手没有歌曲,很多版本的古典音乐都没有版权。”

网易云音乐闯关IPO之际子公司违规受罚 版权难题掣肘发展暴露盈利模式短板

网易云音乐闯关IPO之际子公司违规受罚 版权难题掣肘发展暴露盈利模式短板

图片来源:网易云

也有用户反映网易云没有拿下周杰伦歌曲的版权,直接影响了用户体验。2019年11月,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腾讯音乐娱乐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与杭州网易云音乐科技有限公司、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录音录像制作者权权属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本案的核心是周杰伦音乐版权之争。时至今日,网易云音乐中周杰伦的很多歌曲依然以“灰色”示人。

此外,网易云音乐和其他在线音乐平台一样,在一些版权问题上仍走在法律边界的灰色地带。

关于音乐版权,北京润朗律师事务所秘书、合伙人律师明希告诉《投资者网》:“目前,音乐平台常见的侵权行为主要侵害各类权利主体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如词曲作者、歌手(表演者)、音视频制作者(演唱会视频)、音像作品(如MTV)作者或其他权利人。典型的情况包括提供歌曲播放和下载服务,但并非所有权利人都授权或只有部分权利人授权,因此构成侵权。”

有网友质疑网易云上存在很多未经原创歌手授权的封面音乐,并指出虽然没有直接盈利,但也间接给出版商和音乐平台带来了实际流量。对此,明希律师表示:“除法律特殊情况外,未经词曲作者授权的商业演唱一般构成侵权。是否属于商业行为,并不是收费或盈利的唯一标准。目前,交通本身是有商业价值的,可以产生经济效益。如果音乐平台提供侵权音乐封面作品的在线播放或下载服务,一般会在词曲作者或相关权利人向其发送权利通知后,音乐平台才会将作品移除。如果权利人不主张权利,音乐平台就无法对所有作品的合法性进行全面审查。网易云把大笔钱花在购买版权和直播分成上面,其版权问题却一直让不少用户无法“专情”于它,致使许多热爱音乐的用户要么除网易云外手机里还有另外的音乐软件,要么干脆不下载网易云。。"

在版权监管力度加大的情况下,这些灰色地带能否继续存在,将如何影响在线音乐产业格局?

除翻唱作品知名度高外,平台的过错一般较小。

和很多在北上广工作的年轻人一样,90后上班族郑新(化名)是“中重度耳机依赖者”,网易云资深用户。他有在上班路上、午休时间和晚上睡觉前听音乐的习惯。

“网易云有很多故事藏在评论里。”听歌时,郑新喜欢看歌曲的热评寻找共鸣,并根据自己的心情对歌曲进行分类。他对《投资者网》说:“有时候觉得适合自己心情的歌,在网易云都能找到,不管歌手是否知名,歌曲是否流行。我更喜欢找小众歌曲。网易云有一些宝藏音乐人。”展现自己的个性,而不是随大流,也是云村很多年轻艺术家的想法。

毫无疑问,打“情怀牌”出圈 盈利模式待创新。除了郑新喜欢看的网易云热评,前段时间朋友圈里还有一个人物主导的色彩测试:粉色人物是“世界上一个美丽的收藏家”,银色人物是“一个漫步银河的梦想家”,蓝色人物是“魅力艺术家”,金色人物是“夏日里冉冉升起的太阳”.这些充满浪漫主义的形容词,很符合网易云文艺的调性,网易云也巧妙地为每个人物推荐了一个。

网易云凭借高度互动的内容社区积累了大量用户,无疑是最受年轻人欢迎的音乐平台之一。但是,经营的最终目的是为了盈利,长期的盈利不能只靠“感情牌”来实现。收入渠道何时创新?阻碍其发展的版权问题何时才能解决?这或许是网易云用户和投资者最关心的话题。

本文来自投资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