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人身侵权怎么做{遭遇人身损害}

时间:2021-07-14 11:37:02

吕薇15995617516

包括在主题中

#人身伤害,管理义务,自我风险

人身损害案件是日常生活中比较常见的案件之一,涉及到社会主体的多样性和法律关系的纷繁复杂,本文就群众身边常见的人身损害案件,汇总了最高人民法院认可的关于人身损害赔偿案件10条裁判规则,希望能对大家有帮助:

1、同桌饮酒者对其他共饮者的责任

在大多数情况下,一个人是否参加饮酒和饮酒多少是自愿的。饮酒带来的危险不仅是为了饮酒者自身的安全,也是为了社会公共安全。因为饮酒者带头饮酒,所以有一种事后保护义务,即饮酒者对对方的人身安全应有合理的注意义务,包括相互提醒、劝告、告知、协助和照顾,以减少安全风险。然而,这一责任在如果共饮者疏于履行这种义务,则存在客观上的过失,应当对其他共饮人的人身损害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是有限的,因为饮酒者的安全保障义务不能取代饮酒者自身的安全意识和注意义务。

2、相约游泳致人死亡,邀约者是否承担责任

遇见游泳会导致溺水,即使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人也应该对游泳的危险性有充分的预见和认识,所以受害者自身应承担主要责任。游泳的提议者、主动邀约者有过错的,应当承担部分赔偿责任。父母作为监护人,未严格履行监护职责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

3、第三人侵权致劳动者损害,劳动者是否有权同时获得工伤保险赔偿和人身侵权赔偿

劳动者因受到用人单位以外的第三人侵害而受到人身损害,构成工伤的,劳动者有权因工伤事故要求工伤保险赔偿,也有权因第三人侵害而要求人身损害赔偿。虽然它们基于相同的损害事实,但它们存在于两种不同的法律关系中,并不相互排斥。劳动者具有工伤事故中的受伤职工和人身侵权的受害人的双重主体身份,有权获得双重赔偿。

4、在公共场所放任动物自由行动致人损害,如何认定动物饲养人的责任

因为饲养的动物是非理性的,允许动物在公共场所自由活动,对不特定的公众造成一定的伤害,这本身就是危险的。为防止这一危险来源对公众造成损害,有必要对由饲养人或者管理人通过主动、积极和有效的方式方法对该动物进行管理、约束和控制,防患于未然进行打击,努力杜绝这一危险来源可能造成的损害,保护不特定大多数公众的合法权益。

5、旅游经营者对游客在自费项目中受到的损害是否承担责任

跨区域旅游一般会涉及到把游客转移到其他旅行社合并组队的问题。然而,无论旅游经营者如何相互委托,只要游客在合同约定的旅游服务项目中遭受损害,即使该项目是,旅游经营者在没有尽到提示和救助义务的情况下,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的自费项目。

6、建筑物抛掷物造成他人损害,难以确定具体加害人的,由谁赔偿

建筑物上的投掷物和坠落物会对他人造成伤害。虽然受害人不能出示证据证明具体的加害人是谁,但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建筑物的实际使用者,建筑物的每个使用者都有伤害受害人的可能,所以建筑物实际使用人应对受害人的损害给予补偿。

7、学校违规处罚导致学生伤害的,如何认定学校的责任

中小学生是未成年人,心理发育不成熟,承受外界刺激的能力有限,个体差异比较大。学校作为教育机构,在管教学生时要充分考虑学生的心理承受能力,同时做好教育和疏导工作。如果学校在处分过程中,仅仅为了追求惩戒的时效性,没有充分考虑学生的心理承受能力,且没有按照规定及时与家长进行沟通,使得家长没有机会对学生进行有针对性的引导和教育,学校则对造成学生发生伤害事故具有过错,应当认定学校的违规行为与学生的伤害事故具有一定的因果关系,学校应当依法承担与其过错相应的赔偿责任。

8、学校对在校学生是否有监护责任

未成年学生与学校等教育机构的关系本质上是一种教育关系,而不是基于民法和学院关系的父母(包括其他监护人)与其子女之间的监护关系。学校等教育机构对未成年学生所负的是教育、管理和保护责任,而不是民事法律意义上的监护责任。学生在校园学习和生活中遭受人身伤害。学校未尽到教育管理责任,过错与伤害之间存在因果关系的,学校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如果学生的伤害事故不是受外力影响,而是由他们的独立行为造成的,这种行为是普通人无法预测和控制的,学校在事故的发生中没有管理过错,那么学校没有过错,也不应该承担责任。

9、学生在放学路上遭受损害,学校是否承担责任

依法负有教育、管理、保护未成年人义务的学校、幼儿园或者其他教育机构,未在职责范围内履行相关义务,造成未成年人人身伤害或者因未成年人造成他人人身伤害的,应当承担与其过错相应的赔偿责任。如果学校疏于防范学生安全有序离校,给学生造成拥堵和损害,学校应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

10、AA制项下利用网络平台发起的自助游中各参与人的责任与义务之认定

通过网上交友平台开展的户外自助游活动相互平等,不存在管理或被管理的行政隶属关系,而是一种自助和自我管理的关系,形成一个临时的、松散的团队。每个行为人都有照顾和关注对方的义务,但这种义务是有限的。在参与者均应对自身的安全承担最高注意义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