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怎么告侵权(网络名誉权侵权事件频频发生)

时间:2021-06-29 05:13:09

名誉权是一项受到法律严格保护的重要人格权。随着网络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网络社交平台也具有公共空间的属性。但部分网络公众法律意识淡薄,错误地将微信群、朋友圈等平台视为个人自由空间,往往为了一时泄愤,随意发表不恰当的个人言论,导致网络名誉权频频被侵犯。

网络名誉权侵权事件频频发生,该如何维权?

2021年6月9日

顺义法院通过了官方微博

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

在线举行

网络名誉权侵权法律风险

新闻通报会

一些市人大代表

一些媒体记者

和广大网友同时关注

网络名誉权侵权事件频频发生,该如何维权?

通报会干货满满

快来看看法官都讲了啥!

顺义区后沙峪法院院长张介绍了常见的法律风险类型及法官的建议。

网络名誉权侵权事件频频发生,该如何维权?

一、常见法律风险

(一)侵权人的身份、网络侵犯名誉权的行为难认定,受害人举证难度大

与新兴媒体网络平台名誉权侵权相关的关键证据是网络平台的电子数据信息,电子数据证据主要涉及两个方面的证明:一是主体确认的证明,应证明网络平台微信聊天记录、短视频等相关内容的发布者作为侵权人的身份。与传统的名誉权侵权不同,网络平台上的侵权人身份认定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匿名网络用户在网络服务平台上发表侵权言论、实施侵权行为的情况日益增多。二是发布内容的证明,应在网络平台上证明电子证据的真实性和相关性。比如微信聊天记录,很容易因为清洗或更换手机而丢失信息。如果不注意保管,证据的内容往往缺乏完整性,电子数据信息容易被技术手段删除或伪造,其真实性也是证明的难点。

网络名誉权侵权事件频频发生,该如何维权?

(二)侵权行为传播速度快、影响范围广、影响后果难消除

在网络空间侵犯名誉权的行为中,言论往往通过文字、图片、视频等方式迅速传播。包括对被侵权人的亲友,极大地影响了社会对被侵权人的评价,对被侵权人造成了严重的伤害。网络名誉纠纷的危害后果并不局限于某个村庄、社区或固定的邻里、朋友圈,而是通过网络传播,往往传播范围更广,影响难以消除。

(三)网络公共空间属性的认定对于是否构成名誉权侵权至关重要

短视频和微信官方账号的交流对象是公众,公共空间属性明显。判断微信群是否具有公共空间属性是有一定标准的。微信群形成的社交圈可以由特定的相关人士组成,如家人、同事、同学等。也可以由未指明的相关人员组成,如社区业主、行业团体、一个课程组等。通常由不特定关系人所构成的微信群更具有公共空间的属性,在公共场合中发布不实言论更容易被认定为侵犯名誉权。微信群的成员和数量与侵权的传播范围和名誉损害的影响范围有关,是认定损害事实的重要考量因素。

网络名誉权侵权事件频频发生,该如何维权?

(四)名誉权损害程度的判定

在网络平台发表不当言论造成的损害程度构成侵犯名誉权,应结合该言论的恶劣程度、发布频次、持续时间、网络传播的便利、广泛、快捷特点、发布信息对成员潜在的影响以及成员反馈的评价等因素综合考虑。侵犯公民个人名誉权往往会损害与人格相关的内容,如公民的品德、名誉、能力、信用等。侵犯法人名誉权的形式有捏造、散布虚假事实、公开发表虚假陈述或发表不公正评论,从而损害法人的商业信誉和商品声誉。

二、法官提示及建议

(一)言论自由有限度,法律意识须提升

网络技术的进步和自媒体平台的兴起,进一步拓宽了人们自由表达的空间。在合法的前提下,个人表达意见、行使批评、评论和监督的自由不会构成对他人合法权益的侵犯。然而,在互联网上行使言论自由权必须遵守法律。既受到法律的保护,也受到法律的约束,随意捏造事实、侮辱和诽谤他人是非法的,个人在微信平台等网络空间表达意见也受到法律限制。

(二)发生侵害留证据,确认身份护权益

对于网络平台侵权内容发布者的身份确认,受害人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注意留存证据:网络平台账号头像或相册的识别;微信朋友圈发送的内容,聊天记录中披露的身份信息;通过其他证人作证,证明网络平台主账户身份;网络平台账号是否使用实名认证的手机号码;为协助调查等提供技术支持的第三方组织或公司。受害人需要提供原始、真实、完整的电子证据,能够证明网络平台发布的内容,并且必须保证电子证据与其他证据之间存在相关性,形成完整的证据链,将网络平台发布内容记录、拍摄下来并保留原始、客观、真实的信息,也可选择公证或者电子存证的方式固定相关内容。

(三)管理制度要健全,监督惩治须到位

建议相关部门进一步完善管理制度,完善移动互联网管理和公众账户管理制度,借助制度的“硬杠杆”营造良好的网络环境。同时,要加强互联网监管,依法推进互联网实名制登记,惩治互联网违法行为,使网络空间越来越清晰。

顺义法院后沙峪法院齐法官举典型案例。

网络名誉权侵权事件频频发生,该如何维权?

三、典型案例通报

案例一 微信群发表不当言论构成侵权

基本案情

网络名誉权侵权事件频频发生,该如何维权?

A公司在某区开了一家美容店,M女士是公司股东,兼任美容师。有一天,K女士陪着小区里的另一个业主去美容店,K女士和M女士就祛斑问题发生了口角。经派出所处理后,K女士被行政拘留三天。A公司和M女士发现该社区的业主在微信群中对其发表辱骂或诽谤言论,将M女士从微信群中除名。A公司和M女士将K女士告上法庭,要求K女士赔礼道歉,赔偿经济损失。K女士说,她不是该集团的所有者,她不知道这种情况。她没有在微信群里发送任何有损原告名誉的信息,只是把纠纷的情况告诉了邻居朋友。其他人对A公司的不规范文书和敲诈客户也有同感,公民有言论自由。经过调查取证,确认K女士使用的微信号是该群的主人。

裁判结果

法院认为,在与M女士发生纠纷后,K女士在双方共同居住的小区业主微信群中发表了涉及的言论,并以M女士的照片作为图片,对两位原告使用了贬义词。从微信群里,其他用户询问了情况以及网络信息传播的便利性和速度。从特点来看,案件涉及的言论很容易导致他人对原告经营的美容店产生猜测和误解,导致他人对原告产生负面理解,降低原告的社会评价。因此,K女士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名誉权。原告要求赔礼道歉,法院予以支持,根据K女士的过错程度、侵权内容及影响、侵权持续时间、A公司的实际经营情况等因素,认定A公司的经济损失和M女士的精神损失为适当,A公司要求精神赔偿缺乏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最后,法院判决被告K女士在顺义区X楼门口张贴道歉声明,赔偿原告A公司经济损失3000元,M女士精神损失2000元。

案例二 朋友圈等发布虚构言论构成名誉权侵权

基本案情

网络名誉权侵权事件频频发生,该如何维权?

2019年6月,王与李共同经营一家美甲沙龙,注册成立甲公司,王为公司法定代表人。有一天,王和李因经营理念不同签了《散伙协议书》,场地留给了李,但公司对外宣传品牌“手机微信号”“手机号”都被王使用。之后,李继续在原址以新品牌经营美甲店,王在同一栋楼注册了B公司,以原宣传品牌经营美甲店。李得知后,在社区客户微信群和朋友圈发布消息称“某品牌原美甲沙龙因经济纠纷无法继续经营,[email protected](王微信号)”。B公司表示,李发表不当言论后,客户陆续查询退卡,影响公司。B公司将李告上法庭,要求李赔礼道歉并赔偿损失,并提交微信聊天记录和朋友圈证明。李承认公布了上述信息,但表示客户要求退卡是因为对服务不满意,不承认他公布的信息对B公司有影响.

裁判结果

经审理,法院认为,根据B公司在微信上提交的聊天记录,李某谎称B公司经营的某品牌美甲沙龙不能在其朋友圈和微信群里继续经营,并要求客户要求王某退卡款,导致客户对B公司产生负面认识,降低了对B公司的社会评价,因此,李某的行为侵犯了B公司的名誉权。法院最终裁定,李在其微信朋友圈公开向B公司发表道歉声明,恢复名誉。同时在B公司经营的门店门口张贴道歉声明,赔偿B公司经济损失5000元。

案例三 上传短视频引发名誉权侵权

基本案情

网络名誉权侵权事件频频发生,该如何维权?

2016年5月16日,某男拍视频。视频中,B男看了材料:2008年,K男从村里贪污近10万元集体卖树;2015年,村工厂倒闭翻盘,K男贪污4万元;k男把私生子的账号放在D男名下,D男精神病,一直没结婚。这个视频里也有C男和D男。b男承认通过某些软件将上述视频内容上传到网络。m公司是移动视频App(平台)的所有者和运营商。根据M公司提交的材料,M公司从2016年5月18日至7月28日删除了5个视频。针对贪污(涉嫌职务)案件,公安部门出具了受理回执,但尚未有最终结果。关于私生子,A、C、D都表示没有证据证明,有些传言只是猜测。

裁判结果

经审理,法院认为A男制作并上传了相关视频,其中B男阅读了相关材料,视频中出现了C男和D男,因此四人均参与了视频的制作和传播。相关材料中的内容,针对非婚生子女,仅是A男等人的个人推测,并无相应证据证实;鉴于该路段涉嫌侵占,有关部门尚未做出认定。即使K男有职业嫌疑,A男等人也要向有关部门举报,不要公开传播。因此,责令四人承担相应的道歉和恢复名誉的责任,并连带赔偿K精神损失8000元。

案例四 微信公众号发表文章侵犯名誉权

基本案情

网络名誉权侵权事件频频发生,该如何维权?

微信官方账号是由微信认证,W公司申请运营的微信官方账号。有一天,A的微信官方账号上发布了一篇名为《揭秘:XX腐化高官帝王般的荒淫生活》的文章,内容如下:“神秘的Y大酒店,在XX非法建造,耗资8亿元,是XX高层的后宫,领导们在此享受着帝王般的放荡生活……”。w公司表示上述文章均为转载,但无法核实转载出处。y酒店对文章和微信官方账号的认证详情进行了公证。截至公证之日,文章已被阅读25,147次,其中114篇获得好评。尽早

经审理,法院认为W公司在其申请运营的微信微信官方账号上编辑发表了涉案文章,一旦不当描述公之于众,必然导致Y酒店社会评价较低。此前Y酒店曾因类似内容造谣、起诉并胜诉,W公司未审核。法人的名誉权受到侵害的,有权要求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要求赔偿损失。w公司在其运营的微信微信官方账号中犯了侵权行为,在微信微信官方账号上道歉、恢复名誉更合适。由于Y酒店未能证明商誉损失的范围和金额,考虑到文章的篇幅、内容、时间和阅读量,以及W公司侵权的过错程度和影响程度,法院拒绝支持Y酒店的商誉损失赔偿请求。最终决定W公司连续五天在A微信官方账号发布道歉声明,并赔偿Y酒店公证费1205元。

顺义法院供稿

编辑: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