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怎么算是侵权【影视类短视频侵权乱象亟待解决】

时间:2021-06-28 21:43:35

“著作权法规定的一项基本原则是,未经许可不得传播作品。这个原则当然也适用于影视作品。”4月25日,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宣部著作权管理局局长余慈科回应称,“近期短视频侵权盗版问题严重,广大权利人反映强烈”。

这种及时的回应让影视从业者感到兴奋。4月23日,中国电视艺术交流协会、中国电视剧制作行业协会等70余家国内影视媒体机构联合500余名影视从业人员发出倡议,抵制网络上的短视频侵权行为。

这是4月9日联合声明后影视从业者的第二个声音。与之前的号召相比,这一举措提出了明确的诉求:清理和控制“擅自删剪、处理、快速观看和编辑影视作品”等。从而增强版权意识。

哪些短视频涉嫌侵权?如果视频上传者侵权,平台是否需要承担责任?21日世界知识产权日,这场由短视频引发的“版权大战”引发热议。

如何确定是否侵权

影视作品的剪辑、剪辑、运输、传播甚至再创作现象几乎与短视频的快速发展并存。

在短视频平台Tik Tok,“编辑”和“视频评论”账户比比皆是。搜索电视剧《甄嬛传》,第一个显示的账号将76集电视剧剪辑成223个短视频,总播放量3亿。

在深受年轻用户欢迎的视频平台“哔哩哔哩”上,搜索热播剧《觉醒年代》时,第一个跳出来的内容不是电视剧本身,而是一系列用剧料重新剪辑的视频解说视频。

用户乐于免费省力,视频上传器和平台互利共赢。只有大量的影视作品成为免费的“提供者”。当影视行业的从业者提出版权保护的要求时,有人问:短视频是否只能截取一小段内容,也可以视为侵权?

“切断影视作品传播,几分钟就能判定侵权?什么情况下才算侵权?不可能有像数学公式那样准确的评价标准。不足1分钟就不侵权,超过1分钟就必然侵权。”华东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著作权协会副主席王千指出了这个问题的复杂性。

王千说,著作权法规定,为了介绍、评论和解释某一问题,可以适当引用作品,但“适当引用”的判断需要具体分析。“比如对于巴黎圣母院大火的新闻,某电视台引用了电影《巴黎圣母院》的一个片段来展现历史情况,不构成侵权。但有些电影栏目,主持人介绍30秒,然后播放半小时电影精华,会被判定侵权。”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研究员赵占领解释说,在判断他人作品的使用是否属于“合理使用”时,应当遵循“三步测试法”的原则:第一步只能在特殊情况下进行;第二步不与原作的正常使用相冲突;第三步,不存在对原作品所有者合法权益的不合理损害。

“由此判断,影视作品在短视频平台的编辑行为一般不构成合理使用。”赵占领说。

“基本情节和本质都包含在内,所以不是‘引进’,而是‘替代’。是否起到替代作用,是考虑是否构成侵犯他人著作权的因素之一。即使是‘适当引用’,也要严格控制比例。”北京闻仲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兼律师赵虎认为,最新倡议中提出的几项要求是合理的。

如果视频上传者侵权,平台是否免除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声明”和“倡议”

如果短视频账号制作运营商的行为构成直接侵权,平台是否也有责任?事实上,版权法中的“避风港规则”,即“通知-删除规则”,一直被视为短视频平台的免责依据。

“平台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账户运营人发布的侵权视频,需要承担侵权责任。”赵占领进一步解释说,在司法实践中,如果平台有编辑修改、推荐或广告,通常构成明知或应知。

王千还认为,正常情况下,视频平台会审查上传的内容。如果有明显的侵权内容,平台不应让其上传,否则可能构成间接侵权(帮助侵权)。

“视频领域对版权保护的要求很高,这也对我们的平台管理提出了越来越严格的要求。”内容运营平台知乎的主编秦亚洲表示,对创作者版权的保护是一条红线,无法突破。

秦亚洲认为,版权保护包括两个方面:对创作者本人创作的视频的保护,以及对创作者引用或编辑的视频来源的规范。“我们将严格遵守国家有关版权保护的法律法规。一旦发现侵权问题,我们将立即采取措施,做好版权保护工作。”

记者从国家版权局获悉,今年,国家版权局将按照中央全面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要求,继续加大对短视频领域侵权行为的打击力度,从媒体和公众账户上坚决整顿短视频平台和制作经营者。未经授权复制、表演和传播侵犯他人的电影、音乐等。推动短视频平台和自媒体、公众账号运营商全面履行主要职责。

版权保护需要各方的共同努力

一个声音说:每天都有数百万的内容创作者制作成千上万的视频,很难实行“先授权后使用”。

针对具体情况,赵虎建议授权主体可以是账户运营商,也可以是短视频平台。“短视频平台可以购买影视作品版权中的一些相应权利,提供给平台用户。要求编辑的内容只能在特定平台上播放。虽然这样做付出了一定的代价,但是可以吸引更多的用户和广告主。”

但是随着视频时代的发展,不仅是短视频,海量的视听内容都可能涉及到相关的授权问题。对此,中国电影著作权协会副秘书长石提出:“要解决这种大规模使用的著作权问题,非著作权集体管理莫属。”国家版权局还提出鼓励支持电影版权集体管理的组织加强自身建设,依法开展电影版权集体管理。

石解释说,音像作品权利人可以将自己的作品权利委托给有关音像作品集体管理组织进行管理,以便用户查询和选择。通过集中管理大量作品的权利,可以降低许可谈判、权利使用监督和维权诉讼的成本。

她强调,为了规范许可状态,需要明确不同使用案例涉及的权利,形成大型作品库,并制定收费标准等具体措施。这些问题的解决有赖于权利人、用户、版权集体管理组织、管理部门和公众的共同努力

(记者李进荣)

来源:光明日报